新盛高频网

  • <u id="2ak8s"><optgroup id="2ak8s"></optgroup></u>
  • <s id="2ak8s"><div id="2ak8s"></div></s>
  • <label id="2ak8s"><optgroup id="2ak8s"></optgroup></label>
  • 王永強:北美臨床化學家協會 助力中國IVD產品走向世界

    2020年6月22日 14:57:21 來源: 分析測試百科
    收藏到BLOG

      分析測試百科網訊 自2020年開年以來,新冠肺炎COVID-19疫情肆虐全球。在中國的迅速反應進程中,涌現了一批優秀的IVD企業,如華大基因、圣湘生物,他們不僅及時提供了滿足國內核酸檢測或抗體檢測的試劑盒產品,而且隨疫情發展,及早地取得美國FDA的EUA授權或歐盟等國家的認證,從而使產品走向全球。在此過程中,北美臨床化學家協會(NACCA)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。那么,北美的臨床檢驗和FDA申報制度有什么特點?NACCCA組織的源起發展及發揮了哪些重要作用?國內優秀企業如何更快地申請到FDA的EUA授權?分析測試百科網近日采訪到NACCCA候任會長王永強博士,他將分享自己對中美IVD和臨床檢驗的觀察與思考,鼓勵更多的中國IVD產品走出國門,獲得北美乃至全世界的認證。王永強博士也將在6月24日分析測試百科網舉辦的網絡會議上為大家詳解申報攻略報名鏈接

    北美華人臨床化學家協會候任會長王永強

    醫學和產業界的20余年經歷

      無論是在醫學界還是產業界,王永強20余年的經歷始終貫穿著醫學和臨床檢驗。白求恩醫科大學、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畢業的王永強,在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研究所先做了四年的核醫學科醫生。1993年,王永強以美國國家科委首批中國訪問學者身份到美國陸軍總醫院(Walter Reed Army Institute of Research,WRAIR)進行學習深造。3年后,王永強進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病理科臨檢室做博后并留任,師從Daniel W. Chan 博士。在霍普金斯大學工作的10年期間,王永強在2000年代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在新加坡建立了兩個實驗室,一個是腫瘤標志物實驗室,一個是臨床化學分析實驗室。

      進入產業界的第一家公司是大冢制薬株式會社,王永強任臨床試驗室主任和產品研發經理,并帶領所在實驗室通過CAP認證。在馬里蘭州從事IVD相關工作時,王永強和幾位留學生一同在天津泰達建了一個CRO 中心實驗室,任CSO(首席科學官)和臨床試驗室主任。10年前,王永強來 MacroGenics 生物制藥公司任臨床實驗室主管,主要從事生物標識物和伴隨診斷臨床研究,并參加完成2個三期臨床試驗。王永強表示,“在我工作的20多年期間,管理了近20個實驗室,包括CRO中心實驗室和生物標志物檢測實驗室。我希望將我的經驗分享給大家,共同推動臨床診斷研究的發展?!?/p>

    北美華人臨床化學家協會

      北美華人臨床化學家協會(NACCCA)是非營利組織,建立于1981年,由時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核醫學科教授Arthur DJang博士建立。NACCCA為來自美國,加拿大,中國,香港,臺灣,新加坡,印度尼西亞,亞洲或其他非亞洲國家的500多名臨床科學家,醫師和臨床實驗室人員提供服務。

      目前,NACCCA已經被美國醫學界所高度認可,前任主席在業界也有非常高的名氣與聲望。學會創立者與首任主席Arthur DJang發明了茚三酮蛋白質測定試驗方法,同時也是醫院、家庭常用的消毒劑——來蘇水的發明人。隨后的董事會成員包括: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臨檢主任Daniel W. Chan和UCSF臨檢主任Alan Wu等人,都是業界某一方面的資深專家和學術帶頭人。Alan Wu出版了多本與心血管相關的書籍;Daniel Chan在1981年作為WHO官員與國內天津醫科大學進行了首次訪問交流,和衛生部臨檢中心主任楊振華老師也有許多交流,為后續NACCCA的蓬勃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。3年前AACC(美國臨床化學家協會)的主席 Steven Wong也是NACCCA的前任主席。

      NACCCA董事會現有成員包括美國最大的醫學院、醫院和科研所第三方檢驗室主管,比如康奈爾大學醫學院臨檢科主任、德克薩斯兒童醫院臨檢科主任、Quest科學實驗室主任等。談到同國內的合作,王永強表示:“對于國內來說,NACCCA是一個很好的資源,以及交流和溝通平臺,NACCCA也愿意與國內IVD或臨檢業界人士密切合作。當前,NACCCA和antpedia(分析測試百科網)達成了戰略性的合作,將通過舉辦一系列網上講座、授課等形式,進一步推動NACCCA和國內業界的交流。希望大家能把NACCCA和其中的成員,作為中美醫療界的溝通橋梁和有效資源;NACCCA成員也特別愿意攜手國內業界人士,共同推動中美之間業界的發展和進一步的技術改進及商業化?!?/p>

      王永強還特別特到一點:“NACCCA在COVID-19發生后,為了向國內業界人士學習,取得國內先進的經驗,獲知非常慘痛的、付出生命代價的經驗教訓,聯系了中華醫學會檢驗醫學分會王成彬主任、CAIVD(體外診斷產業協會)宋海波會長,并進行三方探討,如何對美國突發事件進行應急響應。在這期間,王成彬主任和宋海波會長提供了很多方面的資源和信息。其中資源方面提供了國內現在被NMPA批準的優秀企業以及相應產品的特點;如何進行多方協調,使國內很多合格的產品拿到認證。這是一個多方面的協調工作,非常有價值,也非常值得學習。出席討論的包括NAACC現任主席曹靜博士、前任主席William Wu(吳衛甲)、Victoria Zhang(張巖),易欣,我本人等。該會議組織非常成功,實現了用國內經驗來指導啟發美國臨檢從業人士的積極作用?!?/p>

    美國:主任負責制的臨檢科

      談到中美臨床檢驗的異同,王永強說,第一點區別是:美國臨床檢驗科隸屬于病理科,在整體職能科室當中,臨床檢驗科是病理科一部分。臨床檢驗科的檢測項目涵蓋傳統大生化、免疫、微生物、血球檢查等,同時也涵蓋了分子生物學、分子遺傳學、病毒檢測等新的檢測項目,總計20余項。第二點區別是:在美國,無論是病理科還是臨檢科,都實行實驗室主任全權負責制,實驗室主任職能范圍非常廣,包括人員雇用、科室建設、教學、科研、儀器設備采購,以及與醫院協調等,這點與國內相比差別較大。

      在協會方面,美國的大病理科有CAP協會(College of American Pathologists ),臨檢科有AACC(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Clinical Chemistry)。所以協會方面和國內一樣,比如說病理科做病理的事,臨檢科做臨檢的事,但設置、匹配、管理的匯報制度(reporting system)有些不同。

      臨床檢驗和IVD:一衣帶水 密不可分

      談到臨床檢驗與IVD(體外診斷)之間的關系,王永強表示,兩者無法分割,就如同上下游的關系,沒有上游的IVD企業研發出的優秀產品,下游的臨檢科就無法有效監測病人的各種生物樣本,無法有效地幫助醫生診療。臨床檢驗依賴于IVD技術發展,只有使用更好的產品,才能發展更好的檢測項目,為病人服務。

      “比如說臨檢,在我做醫生的時候,我背出大概三四十個臨檢指標正常值就可以了,現在是不可能的,約翰霍普金斯的臨檢科就有3000多項測試,最常用的已經達到1000多個,臨檢科醫生、技師幾乎不太可能記住這些正常值,達到為病人服務、為醫生提供指導的作用。所以我覺得IVD企業的發展任重道遠,不僅需要可靠的產品質量,后期的數據處理現在看來是越來越重要?!蓖跤缽娬f。

      IVD行業的“看大看小”

      對于IVD未來的發展,王永強認為有“看大”和“看小”兩方面趨勢。其中“看大”指中心化、自動化。中心化如企業的合并和集團化;自動化指企業配套大型自動化設備,提高檢測通量,結合AI處理大數據,為患者提供快速精準的檢測結果。

      “看小”指產品家庭化,即目前流行的即時診斷(POCT)、床邊診斷等。在當下的COVID-19疫情期間,已經可以看到IgG和IgM抗體監測,能在小型診所實現檢測,甚至未來可走入家庭。除了COVID-19,對于整個IVD行業來說,未來期望可通過小型試劑盒或者卡片,采集一滴血或唾液等實現多抗原、多抗體的快速監測,及時告知人們疾病的狀態和相應的治療藥物。

      談到COVID-19和IVD,王永強說:“當前在美國,IVD已經應用到沃爾瑪、CVS等大型連鎖超市/藥店,樣品收集未來可進入家庭。這些POCT kits已經用到方方面面,有些還有流動采樣車,采樣咽拭子、鼻拭子、唾液、血液等。所以大家對IVD和kits名詞越來越不陌生了。我覺得COVID-19不是件壞事,它的出現給整個人類一個提醒:提醒我們不要小看病毒,因為人們生存空間周圍有很多危害人類的東西和微生物存在,不要小看它、不要輕視它;我們要投入更大的人力物力,在這些方面做基礎研究、應用研究。同時不管中國人民還是美國人民都意識到了,IVD和臨檢科從業人士的重要性,我覺得很欣慰?!?/p>

    優質企業如何申請FDA認證?

      當問及中美兩國在儀器、試劑認證管理方面的異同時,王永強說:“這個問題很有實時性,目前正在進行時?!睙o論在中國還是美國,認證都非常重要。這是一道門檻,意味著企業達到了一定標準,被相應的政府級的藥監部門批準,得到了業界認可。

    fda.jpg

      COVID-19是一個突發公共衛生事件,事情發展非常突然,也非常緊急?!瓣P于COVID-19,不得不提到國內在這方面反應非??焖?,并且IVD企業界和整個臨檢界、第三方實驗室整體迅速的反應,包括國家機構很快批準了對廠家、核酸、抗體等的NMPA認證?!?/p>

      助力兩家企業拿到FDA的EUA授權

      王永強近10年來一直在IVD產業界,有申請體外診斷器械和CAP認證報批的諸多經驗。關于如何取得美國FDA的認證,王永強介紹了兩個案例。

      “華大基因在三月開始的時候反應非常迅速,他們通過各種關系,在美國組織了一場非正式、但非常有探討和價值意義的、關于如何申請EUA的討論會,參與者包括華大在美國的包總和在美國的投資人,喬治城大學的教授、臨檢科主任,還有華大自己的律師,以及FDA退休的官員。這個討論會非常有幫助,達到了集思廣益的目標。當時EUA申請有兩種,一種是作為臨檢實驗室申請,一種是作為制造商(manufacture)申請。根據了解,我推薦走EUA的制造商申請,這樣華大作為在深圳的制造商,取得了EUA的認證,從申報到獲批只用了兩周時間,這是國內第一家企業拿到EUA。

    華大.jpg

      第二個是圣湘,在戴立忠博士的領導下,圣湘很快組織了一個團隊,包括技術方面、國際部、質量管理、產品開發等,組成一個團隊和我對接。我們非常迅速地把圣湘產品的技術描述轉換成美國FDA的Template(模板),配合律師團做法律法規的標簽等后期包裝,圣湘也在很短時間內拿到了FDA的EUA批準?!?/p>

    圣湘.jpg

      王永強表示:“通過參與這兩家公司的申請,我感覺到中國企業非常優秀,產品質量有保證。在申報期間與FDA的官員交流中我也意識到,FDA官員對中國IVD企業和對我們的工作態度和精神,包括一絲不茍的E-mail、律師團的專業性、以及響應速度都比較認可。我感到非常驕傲?!?/p>

      并非高不可攀的FDA認證

      談到對國內以前對FDA的態度,通過一些交流王永強談到兩點體會。

      “首先,總體來說國內對FDA認知有一定誤區,覺得美國FDA門檻很高,所以在以往涉獵較少。對這種想法我不是特別認同。同歐洲、亞洲相比,FDA在整個業界中質量管理確實非常嚴格,審批的程序也非常有條理,這是不可否認的。FDA門檻高是指其設置的分類和標準,目的是讓獲得FDA批準后的藥品或醫療器械等產品更好,讓消費者、醫務人員、病人都能受益。10年前,我本人申報第一個FDA認證的體外診斷產品時也感到很陌生,而當接觸到FDA的這些條款,一旦了解其運行模式、指導原則、相應標準后,就會覺得并非高不可攀。

      而且,通過與FDA官員進行接觸,會發現他們實際上都是行業內資深專業人士,受過專業的訓練,有相應的工作經歷。我在霍普金斯做博士后時,同一間辦公室的兩位同事現在在FDA做審核員。我從博士后時就和他們交流,非常熟絡,一起發表文章,一同做試驗,共同探討業界的發展趨勢,多年來仍然是朋友。他們非常平易近人,也很理解我們業界的需要和需求。我之所以說這些,正是為了讓國內的企業和同行打消顧慮。

      第二點,我曾對國內的一些CEO講過,我們要放開、要大膽、要有企業家的膽識,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對自己的產品非常有信心,覺得產品達到了FDA要求的標準,無妨去試。比如同北美華人中的業界人士交流,他們有的在美國IVD大企業,有的在雅培、羅氏、西門子等大型制藥企業,有的在臨檢前線工作。華人一定會盡力相互幫助。NACCCA 是其中影響力很大的華人在美的專業組織之一。

      所以我總結主要就是這兩點,首先是FDA雖然標準嚴格,但并非高不可攀;第二,企業家要放開膽識,借助外力如資源,大家一同努力,拋開政治以外的因素,完全有可能,有更多的國內企業進軍到美國市場。

      尤其這次EUA認證,不管是核酸還是抗體的試劑盒,中國有數家已經取得了FDA的EUA批準。那么將來,做CAP、PMA,DENOVO(FDA創新分類)申報都可能獲得批準。所以,加油!”

      IVD商業實驗室應做出差異化特色

      美國的第三方檢驗所自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已經有所發展,目前美國有全球最大的兩家第三方檢測企業:Quest Diagnostics(奎斯特診斷公司)和LabCorp(Laboratory Corporation of America,美國實驗室控股公司),他們采用了不同的經營模式。

      Quest采用集中式發展模式,并沒有在全美設置很多小網點,而是一個區域設置一個巨大的實驗室。王永強回憶說:“我在十年前到Quest實驗室參觀時就深感震撼,它的實驗室就像一個航空站。幾百位樣品收集員在滴滴答答地打條形碼,就像大型超市的收銀員,但所有實驗全部自動化,10年前就已經大幅使用機器人、機器手來進行自動化取樣等。Quest甚至有自己的飛機來快速收集各地樣本。Quest模式至今在中國也見不到?!?/p>

      另一種模式是LabCorp采用的分散化模式,類似于麥當勞開店模式,密集地分散于城市不同區域提供便民服務。也就是說,不出兩公里你總會見到一家LabCorp的抽血站或檢驗所。美國的私人醫生診所很多,他們一般租用一個Professional Building,幾乎每個Professional Building里都會有LabCorp的抽血點和快速檢測點。

      “我認為這兩種形式都值得國內檢驗所借鑒,國內檢驗所現在很多,但能夠采取這種形式的不多,用長短結合、集中化和分散化的結合,仍然是可取的模式?!蓖跤缽娬f道。

      在美國,除了上述兩家實驗室,還有很多具有自身特色的第三方檢測實驗室。例如Covance(科文斯)和PPD,作為CRO的中心實驗室,他們不僅做大生化檢驗,還同其它的參考實驗室或特殊檢驗實驗室形成合作伙伴關系,做樣品收集工作,然后分包給其它的中小型特殊檢驗所。

      特殊檢驗在美國發展極為迅速。NeoGenomics最為典型,它從基礎的病理監測開始,現在已運用了免疫組化、分子生物學、宏基因組二代測序等特殊檢驗方法,將自己的業務打造成為同病理有關的所有特殊檢測。另外一個是猶他州的ARUP,這家公司從PCR和簡單的分子生物學檢測開始,逐步將分子生物學應用在腫瘤、微生物、遺傳疾病、優生優育等特殊檢驗方面,形成特色。這使得全美各個臨床實驗室,如果做特殊檢驗時都會想到ARUP,都會把樣品寄給他們。

      “上述兩個例子說明他們都有自己的特殊性,其模式值得國內第三方檢驗借鑒,不是單純的復制與重復。在不同省市設立連鎖只是一種模式,更容易成功的是注重自己的特點。尤其是現在物流非??旖荼憷?,第二天都能夠送達。與其重復地建立一個大的臨檢中心,不如建立一些有自己特色的測試項目?!蓖跤缽娞岢隽酥锌辖ㄗh。

      3大信息分享獲取EUA經驗

      在6月24日的講座中,王永強將在分析測試百科網做題為《談談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 (FDA) 新冠病毒 (COVID-19) 體外診斷試劑盒的緊急使用授權 申報的攻略和技巧》的報告。在這場講座中,王永強將向聽眾講述幫助華大基因和湖南圣湘取得FDA的EUA經驗。

      在當天的講座中,王永強將和聽眾分享一下幾個信息:

      1.FDA批準并非高不可攀。

      2.如何與FDA取得聯系并進行交流

      3.如何與相關FDA官員打交道。

      首先,FDA的審核標準雖然嚴苛但并非高不可攀,在中國企業的產品有質量保證的情況下,完全可以得到FDA批準。其中的攻略和技巧將在24日的講座中展示。其次是與FDA溝通、交流。例如,如何與FDA取得聯系?如何寫E-mail?如何打包相關文件?何種辭令更容易讓FDA接受等。第三是與FDA官員打交道。在這一部分,王永強將向聽眾分享實例,讓聽眾了解提交的文件有哪些部分組成?在哪些時間點做哪些事情?如何回復FDA官員所提出的問題等等,這些都將在講座中與大家分享。

      此外,王永強還透露一點:“在與FDA管員溝通時會涉及到及時性問題,在協助華大和圣湘的過程中,我要求我自己和律師團隊回復時間不超過12小時,碰到一些無法及時回復的問題,我們會在郵件中說明情況“。更多詳情請大家參加24日的講座。(報名鏈接

    新盛高频网